史話》蔣介石推動政工制度助蔣經國(方述斌)


史話》蔣介石推動政工制度助蔣經國(方述斌)

1975年6月16日是陸軍軍官學校51週年校慶,陸軍總司令馬安瀾上將、陸軍官校校長秦祖熙中將陪同行政院長蔣經國乘第一部禮車,黃埔先期師長何應欽將軍、錢大鈞將軍、顧祝同將軍、美軍顧問團長那水德將軍,及我國軍政首長等分乘9部禮車,檢閱3000餘位在校正期班及專修班學生組成的學生部隊。(姚琢奇攝)

小犬掀狂风暴雨 庐山温泉便桥又遭山洪冲毁

民國76年臺灣解嚴以前,許多在國軍中接受過磨練的人,不管是義務役或自願役的非政戰人員,恐怕都對軍隊中的政工制度存在着既愛又恨的複雜情感。

愛的是,它常替軍隊帶來歡樂的勞軍康樂活動,幫助無數青年度過那段可以把母豬看成勝似貂蟬的蒼白歲月。

恨的是,在那個年少輕狂的年紀,總覺得背後有雙堅銳的眼晴盯着自己,時時刻刻監視着自己的一言一行,讓響往自由的靈魂有着窒息的壓迫。

雖然從歷史角度來看,針對撤退來臺的國軍全面推行政工制度,確實有其時代性的需要,可是當年國軍建立政工制度的道路並不平順。

從軍事上來講,大陸潰敗後的國軍,普遍迷彌着軍心渙散的灰色思想,蔣介石在民國39年1月5日的革命實踐研究院的檢討會議中,首度公開承認「我們的革命事業,已經徹底失敗了」,並且認爲軍事失敗的主因,乃由於部隊中沒有一個從上至下的監察制度,因此共諜得以恣意四處滲透,導致國共四大決定性戰役中,國軍始終未能取得先機,甚至莫名其妙地被圍殲,而且發生多起高級將領被俘投共或陣前倒戈的難堪事件。

從政治上來講,國府撤臺後,年逾花甲的蔣介石已然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,閱盡了人情的虛實百態,而且已經起心動念要爲蔣經國未來的執政之路展開鋪墊了。

空照图曝!国姓乡大石村走山大裂70米 路不见了无电可用

雖然蔣經國在進臺時便已被冊封陸軍中將軍銜,只是非常可惜,他肩上的星星,不是藉由任何一場戰火煙硝焠煉出來的,更不是經過生死與共的弟兄們鮮血一同浸泡出來的。因此,當時蔣介石麾下的大多數將領口中雖然不便明言,但是打心眼裡看不起蔣經國的實在不在少數,其實這個關鍵也是蔣經國在大陸時期,一直無法有效掌握軍權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《国际金融》俄罗斯卢布贬落100 8月以来首见

換言之,蔣介石若能借着推行全軍的政工制度,一方面徹底改換軍隊的體質,一方面幫助蔣經國掃除所有的軍中障礙,樹立愛子在軍中的絕對威權,將其影響力深入部隊基層,最後助其順利登上權力的巔峰,實不失爲一石兩鳥之策。

父親方紹漢回憶,政工制度是共產蘇聯紅軍的產物。國軍的政工制度早在黃埔建軍時期,經由蘇聯顧問的協助就已經初具規模。北伐前夕,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下面就設了政治部。抗戰軍興後,軍事委員會下面又設政治部,首任部長即是陳誠,各級軍隊裡一直都設有「特別黨部」,由部隊黨員推選的黨代表組成,並且設有通常由資深黨籍部隊主官兼任的指導員,專門負責監督和考覈黨員同志。不過從功能上而言,當時國軍裡的黨工、政工及特工是3個不同的運行系統。

宝玑与艺术前进与共 台湾限定店3/17隆重登场

妈妈、不要跟我来冒险!被过度保护的最强龙抚养大的儿子,在妈妈陪同下成为冒险者

黃埔軍校自從民國13年在廣州長洲島建校以來,校內設立的政治部便在「容共政策」下,被依附在國民黨內部的地下共產黨徒滲透了,直至民國16年4月蔣介石發現苗頭不對,才正式發動「清黨運動」。

疫情降温 6日起全面恢复大陆与港澳人员往来

此時的黃埔軍校總共已經歷經7位政治部主任,除了首任的戴季陶和第2任的邵元衝之外,其餘的像周恩來、卜士畸、包惠僧、邵力子和熊雄等5人,無一不是共產黨地下黨員或其同路人。

「清黨運動」後中蘇關係宣告破裂,雖然在華的「蘇聯顧問團」在形式上悉數撤走,但是中共卻依然接受共產國際的遙控,地下工作人員依附於國民政府及國軍內部,積極地伺機擴充影響勢力。

民國16年10月1日父親考入中央軍校武漢分校第七期的時候,當時的政治總教官惲代英即是一名隱藏極深的共產黨員,惲乃武昌中華大學的畢業生,蔣介石非常器重他的才氣。民國20年惲因身分暴露在上海被捕時,蔣介石基於惜才之心,還希望他能夠迷途知返,經過數次勸導未果,最後在南京江東門外軍人監獄伏法。另外,後來成爲中共開國十大元帥之一的陳毅,當時亦潛伏在武漢分校內擔任政治部文書。

新竹马路惊现「年菜在路上跑」驾驶紧急驱赶 在地人笑歪

父親於民國19年7月27日武漢分校畢業時,負責分派學員下部隊的工作,主要由教育長錢大鈞負責。該期畢業生共有1687人,其中工兵隊112人,炮兵隊116人,主力部隊的步兵則分4個大隊,內含13個支隊。各隊中皆暗藏共產黨的潛伏者,不聲不響地滲透國軍政工的正常業務,暗中考察記錄學員的家庭背景和政治傾向,並且適時提供左傾讀物,再借由各種康樂活樂的名義進行小組討論,實則散佈共產主義思想。

該年秋天,錢大鈞又以280名武漢分校第七期畢業生爲骨幹,成立了國民革命軍教導第3師,並且自己擔任師長,全力投入如火如荼的「中原大戰」。後來該師改製爲第14師,民國20年該師編入陳誠的18軍,並由陳誠兼任師長,錢大鈞則改任武漢要塞司令。

根據民國40年元月份印製的《中央軍校武漢分校第七期在臺同學通訊錄》統計,當時跟隨蔣介石撤臺的同學僅餘98人,不到該期畢業生人數的6%,其他的大多數同學或在「中原大戰」、「八年抗戰」與「國共內戰」等多場戰役中陣亡與被俘,或者本來就是中共潛伏者,最後選擇留在大陸。

(作者爲作家)

【之一,未完待續,週四連載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