鏡頭背後/毫無反應就只是個「年輕人」:絕望國度的日本18歲報告


鏡頭背後/毫無反應就只是個「年輕人」:絕望國度的日本18歲報告

NPO日本財團日前公佈一份調查報告,日本17到19歲公民無論是對於政治社會的關心程度、參與意願、或有沒有信心改變周遭社會,比例都非常的低。 圖/路透社

【2020. 1. 9 日本】

「政治什麼的與我無關,就算亡國?那也沒辦法。」NPO日本財團日前公佈一份調查報告,針對包含日本、歐美與中國等在內共9個國家的17到19歲公民,進行關於國家與社會意識的調查。結果顯示,無論是對於政治社會的關心程度、參與意願、或有沒有信心改變周遭社會,日本的年輕人都是所有國家中的吊車尾,「認爲自己能夠改變社會的…不到2成。」幾乎對政治絕望、連投票的動力都沒有,但這些看似「毫無反應」的少年少女們,當真無動於衷、對於所謂的「未來」沒有行動嗎?

NPO日本財團的這份報告稱爲「18歲意識調查」,問卷對象爲17歲至19歲的年輕族羣,涵蓋日本在內,共有美國、英國、德國、印度、南韓、中國、印尼以及越南等9個國家,分別比較這幾國年輕人的政治和社會意識程度。

「認爲自己能夠改變社會的…不到2成。」幾乎對政治絕望、連投票的動力都沒有,但這些看似「毫無反應」的少年少女們,當真無動於衷、對於所謂的「未來」沒有行動嗎? 圖/路透社

让17岁女友无照试骑机车又顶包 男罪加一等吃官司

調查問題主要爲6大項,除了像是「對將來是否懷抱夢想」、「是否認爲自己已經算是大人」等之外,最關鍵的題目是:「你是否認爲自己有能力改變社會或國家?」「認爲自己是負起責任、屬於社會的一員?」但無論是哪一題,日本的統計結果都是9個國家中最低的。

特別是「認爲自己有能力改變社會或國家」的比例,日本只有18.3%的年輕人贊同;4成左右的人認爲自己是負起責任的社會一員,而「願意和生活周遭的親友討論社會議題」的人,僅有27%。

捷辉自动充填封口包装机 赞

「這就是『絕望感』,簡直壓倒性的一片悲觀。」日本的年輕人對政治和社會議題冷感,雖然已不算是新聞,從近年的參衆議院選舉也可以看出,不斷號召年輕人出來投票、祭出少女偶像當代言人,但投票率就是催不出來。但日本財團的數據還是讓不少人吃驚——是不是教育哪裡出了問題?還是日本這個社會,真的就只能是這個樣子了?

年輕族羣的選票仍然無動於衷,「催不出來就是催不出來…那麼年輕人嘴上牢騷的『老人政治』,不就是理所當然的嘛!」 圖/美聯社

《朝日新聞》、《日本經濟新聞》和《讀賣新聞》三社的共同特別企畫特稿中,6日也針對這份調查數據指出,其實年輕人普遍冷感的結果「毫不意外」,就算年齡層拉到大學生,大概也是如此這般。

「政治就是都被決定好了管他幹嘛」、「就算去說些什麼,反正也是沒用吧」《朝日新聞》針對高中生的實際訪問,確實反映出普遍對於政治議題的排斥與無感,之中雖然有的人因爲課業和社團活動而無暇再分神關注,但總體而言,真正願意討論議題、對社會各種現象發表意見的人,卻變成了少數派。

儘管數據上極度悲觀,但日本社會裡勇於採取行動、向政客說「NO」的人還是存在的。《朝日新聞》以先前抗議大學英文入學考試的爭議事件爲例,發起抗爭活動的現役高中生「Chris Redfield Ken」,就是相當鮮明的代表;然而Ken也坦承,絕大多數的年輕人依舊選擇成爲「沉默的多數」。

但從2016年參院選首度開放18歲投票以來,18到19歲的投票率卻直線下滑。圖爲2016年參議院選舉橫濱的投票所。 圖/美聯社

值得留意的是,Ken針對安倍政權的大學入學測驗問題,有得到在野的立憲民主黨奧援支持,就選舉的投票人口結構來說,要打破僵固的選票基本盤,年輕人口確實是關鍵之一;但從2016年參院選首度開放18歲投票以來,18到19歲的投票率卻直線下滑——在2016年參院選的首次投票中爲46%,2017衆院選爲40%,但到2019參院選卻衰退到只剩31%。

換句話說,就算有政黨「真心在意、關心日本年輕人的意見」,到了實際選舉中,年輕選民仍不會對這些有心政黨做出「回饋」。無論政治家們有多在意青年政策、着眼於未來,年輕族羣的選票仍然無動於衷,「催不出來就是催不出來…那麼年輕人嘴上牢騷的『老人政治』,不就是理所當然的嘛!」

在2019年參院選後,日本媒體提出的數據也顯示:在18到29歲的選民當中,超過5成(特別是男性)反而更傾向「維持現狀」、投給「感覺」相對穩定的安倍政權。綜合比較來看,在現有的政治局勢持續僵固、年輕族羣持續冷感的惡性循環下,政治與社會要有改變的能量、突破「閉塞感」就非常困難了。

在現有的政治局勢持續僵固、年輕族羣持續冷感的惡性循環下,政治與社會要有改變的能量、突破「閉塞感」就非常困難了。圖爲2019日本參議院選舉的候選人海報。 圖/路透社

護花高手 小說
大道朝天

「那就先從自己開始吧…希望,是在承載未來的年輕人身上。」日本報紙三社的共同企劃專文中,仍懷抱着希望表示:對於年輕人的自我存在價值開始,做好自己能做的每一件事、再逐步擴及影響周遭的生活羣體,這或許是當前對於日本普遍的青年絕望和閉塞感,能稍微發揮作用的事。

但類似的文案與調查報導,已經成爲日本每年都提的常態性焦慮,唯像不治之症一般日趨惡化,甚至與日本社會的超高齡化、少子化、經濟惡化、性別不平…等交叉感染、相互糾纏。甚至最後的結論,都只能像是「說謊」一般,在各種焦慮數據下反覆地重複:

「各位年輕人啊,要相信美好光明的未來,要加油喔!」

「那就先從自己開始吧…希望,是在承載未來的年輕人身上。」 圖/路透社

钟东锦慰访苗市101岁人瑞 长寿秘诀除小酌还有这一招